Life

静好

Posted on

旅途中其实多次有记录的欲望,好不容易停下来却又忘记当时想要留下的记忆是什么。刚来那两天阳光明媚,J的父母两人一早就在庭院里忙着,四处欣欣向荣的样子。J和我早上会起床后出去买面包,要走一大圈,去好几家面包店。他会一路告诉我这一家已经在这里很久了,那一家曾经是如何的好吃,又或是突然惊叹他最喜欢的一家居然已经改成了比萨店。早餐就是各式面包,加上自制果酱或是新鲜的午餐肉,还有J爱吃的巧克力酱。他们家似乎都没有吃午餐的习惯,但下午三四点是咖啡时间,妈妈会煮好咖啡,端上自制甜点。我不经饿,总是早已经偷偷吃过零食,但看到甜点自然又要再吃一轮。那以后爸爸妈妈都会坐在阳光下各自读书,我和J坐在早餐桌上工作,大家都安安静静的。

昨夜开始变天,今天从早上起来就听见雨声淅沥,天却是明亮的,坐在天窗下一点也不需要其他的灯光。他的妈妈坐在屋檐下说着我听不懂的话语,声调一如既往的温柔。因为下雨,大家都坐在屋子里看报纸,虽然都是在一起却也是很安静。下午茶的时间Georg问我要不要吃蛋糕,然后跑出门去买了许多小蛋糕来。J和Barbara都说这是他们家第一次去外面买蛋糕回来吃。我觉得很不好意思,或许是因为早上我要J顺便带零食回来,他们发觉我这样贪吃?

Georg的姐姐和弟弟,也就是J的姑姑和叔叔,几十年来也都住在J的隔壁。当年J的爷爷是建筑师,在二战后搬来科隆帮忙重建这个满目疮痍的城市,也在市中心不远的地方为自己设计了新的家。他的儿女们感情很好,成年后把原本宽敞的地一分成三,建了两座新房子,院子却还是连在一起的。J便从小和他堂兄弟姐妹们一起长大,比起自己的三个哥哥弟弟,反而是和同年的堂兄弟更要好些。如今走得最远的大概是他和他弟弟,一个在美国一个在澳大利亚,其他人都是离得近的,每当节假生日,都能欢聚一堂,热闹得很。我偶尔问J他会不会想要回到这里,他都说不会。我们似乎都已经走得太远,即使已经厌倦了最繁华的那些城市,却也不再眷恋如此安静的生活。

来的第一天我们一大早就开着窗户,一整天的没有关。晚上我照旧坐在被子里看会儿书,听见滋滋的声音,本以为是蚊子,一看却是那种会飞的蚂蚁。我急忙先把窗户关上,本是懒得理这些虫子的,却发现它们不是一般的笨。抓蚊子是要看眼力,脑力,和反应力的。听到细微的嗡嗡声就得早早的准备好,仔细观察它从哪里出现,不能有大动作,要等最有把握的时候才出击,若不能一击而中就前功尽弃。飞蚂蚁却是无头无尾的四处乱撞,明明是有翅膀,却会停在一个地方慢慢爬,轻易的就被捏在手中。其实对人是没什么坏处的,只不过它们笨得可以,常常会莫名其妙乱窜到头上身上,吓得我跳起来,比起被蚊子咬到还要讨厌。无奈只好一只只抓住,虽然看他们可怜,也懒得放生,全部送往极乐世界。本来想等J回房间把这任务交接,却一直没等到,这一晚杀生十余,很是戚戚。

最最开始的时候,当我还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生活,我以为这样的平静是我想要的。那以后的许多年,我追求着其实不需要的人和物,在失败中却积累出也算精彩的人生,渐渐忘记自己曾向往过平静。而今天我在这桌前,做一份平凡的工作,喝一杯半热的茶,听着雨声回忆些旧事,看着他专注的侧脸计划着明天,脑海中又浮出那句被文艺青年说烂的 — 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

Leave a Reply

%d bloggers like this: